難逃地域禁錮 河套酒業或被收購

2020-01-10
來源:北京商報

作為內蒙古酒業頭部企業的河套酒業是否將被收購?近日,有消息稱四川發展投資有限公司(下稱“川發展”)擬收購河套酒業66.7%股份,且收購已進入了最后階段。對此,北京商報記者采訪了河套酒業相關人員,但該人士表示,對此次收購事件并不知悉為由,拒絕了采訪。事實上,通過梳理近年來河套酒業業績不難發現,從謀求上市到待價而沽,誰將成為下一個接盤手也成為了一大懸念。對此,有業內人士認為,河套酒業近年來業績不斷下滑,盡管河套酒業積極調整產業結構,但是由于省內市場受到名優酒以及其他地產酒品牌擠壓,加之無法進一步拓展省外銷售市場,使得此前聲稱有意上市以及百億夢想終將成為泡影。

待價而沽

北京商報記者在獲知該信息后,致電“川發展”相關部門,該部門工作人員表示,針對消息是否屬實需詢問集團公司。但截至發稿前,川發展集團電話并未接通。

實際上,自2006年“孔府家”欲引入河套酒業以來,在近十余年間,眾多河套酒業擬被收購的消息不絕于耳,其中不乏金徽酒業、五糧液以及中糧等上市企業,但并未取得實質性結果。

在眾多收購中,最為接近成功的便是四川發展酒業投資有限公司(下稱“川酒投”)傳出與河套等酒企洽談收購。提及川酒投,便不得不說起該公司背后第一大股東及第二股東分別為四川發展(控股)有限責任公司、瀘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商報記者翻閱資料發現,2018年10月,瀘州老窖發布公告稱,出資收購四川發展(控股)有限責任公司在西南聯合產權交易所公開掛牌轉讓的四川發展酒業投資有限公司12%股權。與此同時,根據天眼查顯示,川酒投的第一大股東為四川發展(控股)有限責任公司,其余兩大股東為瀘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四川和道投資有限公司,三方持股比例分別為,49%、42%與9%。

有分析人士認為,若此次收購成功也就進一步預示著,以瀘州老窖為代表的川酒有意將進一步搶占北方市場,從而擴充銷售地域版圖。

對此,白酒營銷專家蔡學飛表示,通過收購其他地區酒企,將有助于瀘州老窖等四川酒企優化銷售區域布局。加之,河套酒業作為內蒙較為知名酒企,如成功收購將直接做大瀘州老窖體量,并實現進一步增長。

盡管近年來河套酒業被收購的傳聞不絕于耳,但此前河套酒業曾一度高舉上市大旗,欲謀求上市。據相關資料顯示,在2011年河套酒業便傳出將上市的消息。在隨后的2016年,河套酒業有提出未來三年之內河套酒業年銷售額恢復到20個億,在五年之內年銷售額要達到30個億的目標;又于2017年提出“三年戰略”規劃,2017年實現銷售額18億元,2018年實現銷售額20億元,2019年實現銷售額25億元。

WechatIMG5

馮若男/制表

然而,按照如今的發展速度而言,欲達到該目標仍面臨一些挑戰。

產品調整

對于今年業績是否達到2017年規劃預期,河套酒業相關部門人員并未提供具體數據。但是,為達到銷售目標,河套王近年來主動調整產品結構,但效果卻甚微。

今年8月,河套酒業“河套王系列”兩款新品上市,分別為52°典藏尊享河套王、河套王喜宴用酒,該產品定價分別瞄準次高端價格帶以及終端價格帶。

WechatIMG4

對此,北京卓鵬戰略咨詢機構董事長田卓鵬表示,隨著消費升級不斷提升,以河套酒業為代表的地域酒在迎合主流消費向省外擴展,深度布局泛板塊化市場,并將銷量、收入、利潤向主流品牌核心單品集中。

針對河套酒業相關產品銷量問題,北京商報記者近日走訪了北京部分商超發現,在終端市場難覓河套王相關產品。另外,記者通過電商搜索河套酒業,僅在京東與酒仙網上發現了河套酒業官方旗艦店,但產品銷量均不盡如人意。

盡管河套酒業順應當下消費形式著手發力中高端市場,但卻收效甚微的背后,卻隱藏著河套酒業域禁錮難破,省內外市場承壓的不爭事實。

昔日“蒙古王”

此前,在河套酒業2014年營銷工作會議上,河套酒業董事張慶義曾提出“百億夢想,北國酒都”的遠景目標:到2023年,銷售突破100億元,將河套酒業打造成為“北國酒都”。但是,與“豐滿的理想”相反的,是河套酒業“骨感的現實”,時至2016年,河套酒業白酒主業卻僅實現營收約12.64億,利潤指標超額完成8000多萬。

造成現實與理想如此大差距的原因,主要由于內蒙古地理位置因素,同位于西北的眾多白酒企業紛紛將內蒙市場作為主要的樣板市場。其中,自2018年起,金徽酒加快省外市場建設,新開發內蒙古市場,并于2019年明確市場開拓目標為提高省內市占率,在陜西、寧夏市場全面推進,重點突破新疆、內蒙古、青海等西北市場。除金輝外,西鳳酒、青青稞以及一系列全國化程度較高的酒企而言,內蒙市場更是一塊兒必爭之地。因此,河套酒業在省內銷售市場受到嚴重擠壓。

對此,業內人士認為,盡管近年來河套酒業不斷調整產品品牌結構,但是由于省內市場受到名優酒以及其他地產酒品牌擠壓,加之無法進一步拓展省外銷售市場,使得品牌提及的百億夢想與上市之路終成泡影。

北京商報記者 劉一博 馮若男

相關推薦
直赢吉林快3 上海快三开奖查询三地 幸运农场投注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资料 牛盛配资 北京11选五一定牛一 广西十一选5网站 辽宁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百家乐详解 广东11选5在线购买网址 威力财配资